西部文艺网
文章详情
心魂征文:巷子里的风中飘过炊烟

作者:水云魅影


首语:

你我都是戏子,可戏子中还是有高下之分。知道自己演戏的,和忘了自己演戏的。你碰巧属于那种入戏太深的,相信煽情的泪水能洗涤。你盈眶的泪已自顾自地凝结成隐形眼镜,看尘世种什么叫安康幸福。——李承鹏



太阳似的一个圆盘装饰着阴郁的天,悠长的巷子里飘过来缕缕炊烟。


1


他像个深渊,多年来她一直避免想起他,像一种潮湿的疼痛,她不愿意去抚摸伤疤,启动永远的伤口。但往事总是拉扯着她情不自禁的往下掉。对于一个爱着的人来说,遗忘近乎对残忍。但怀念分明是把匕首。

选择在午夜时分对着黑暗,再度冲动出神:她仍看见他那样顽童的笑脸,暴躁的情绪,她任性而怀着母性。这样的搭配天衣无缝,却劣迹斑斑。


2


巷子里的风中飘着炊烟,悠长飘渺。从她的鼻翼掠过,带她游走于有他的天空。

笑盈盈的她依在门口,远远的看他走来。远远的他笑着,用温暖将她搂在怀中。

炊烟从空旷的寂寞中飘散。这是家的感觉。她在厨房里切菜,他走进来,望着她淡淡一笑,接过菜刀。

她看见他的疲惫,呆呆的站在他的身旁。她什么都不会做,只会静静的看着他。

就那样一直看着他,不吵不闹多好!


3


对于爱来说,死也许是考验的极致,她无数次提及这样的话题。

最初无论如何爱的刻骨铭心,也比较不了一方死去,另一个心中完美的回忆。

他会说,如果非要用死来考量爱情的忠烈程度,如果偏要一个人死去,我为你赴死。

她说,不,要死的是我,痛苦的回忆才是最大的折磨。

激烈的交战开始,争执着总是毫无意义的话题,过后她沉寂无言,他甩门而去。

他与她在红尘中的纠葛和牵绊,许多时候都好似无事找事。


4


轻轻抚摸着窗棂,点点的橘黄色的油漆已然斑驳,开始褪去外衣。

曾经陪伴他们的小窝在岁月面前忽然用抱歉的眼神打量她,为现在的颓败而略显尴尬,一阵风过,凄凉看一眼在屋前寒噤连连的她。

孤寂的风从头顶掠过一次次镂空她,好似要掠夺她封存若干年前的真挚,她扶着窗棂,仿佛看到怒气冲冲的对他的大吼,泪涟涟对他的痛斥,任性撒泼对他的拳打脚踢。

头脑发热时的种种,不可理喻,有时会发挥到极致。

为了跟生活较劲,为了检验所谓的忠贞。

当初有所爱,定是不可一世,让他缴械投降,心甘情愿做出俘虏的样子。

他怒不可遏,她会变本加厉。


5


她的坚持有时如火,有时如冰。好像这才是生命的鲜活。

有时会过来抱住她,有时也会一言不发,任她不依不饶,退回到幼稚孩童。

所有的一切停留在想象中永远是美丽动人,令人浮想联翩。

可一落入生活,原本平静的一切都会随着相互的接触产生摩擦,风平浪静的底部有风卷残云般落寞,刀山火海的背后掩藏着枯枝败叶热情举起的柴火。但所有的一切都将暴漏,一览无余。


6


还是那样一个毫无意义争执的第二天,她还沉浸在试图寻找更有挑战性的事件攻击时。

他的短讯:原谅生活没有温柔的对待你,也许今天过后的岁月,会验证岁月一切的欢笑和悲切。也许回不来了。

回不来了,一句也许回不来了,他再也没有回来。

泪水无声的划过脸庞并在脸上生硬的刺痛起来的时候,空气中的灰尘和阳光并肩站在一起,旋转在头顶的上空,聚结成一个巨大的圈呼呼的扔向她,她的泪毫无知觉的流到适可而止,安静片刻,发声,不住抽泣。

沉沉的躺了三天,流干了眼泪,收拾好行装选择离开。


7


如他无数次所言,她定是个薄情的女人。

他死了定要找别的男人,也许她只是不甘寂寞的女子。

如他所愿,她下定决心真的要找别的男人。

烧掉在一起时的所有痕迹。好像不是害怕他的离去。开始恐惧她被他惯坏的无休止莫名滋长的坏脾气。

她一遍又一遍的责备自己:为什么当初不可以宽容一点,我们原本是不错的恋人,却一定要成为旗鼓相当的对手,生活明明可以云淡风轻,为何总是挑起事端自我“戕害”?


8


巷子里的风中飘着炊烟,她在空中看见他的笑颜,顽童与暴戾具在,任性与母性交织阳光明媚,微风轻轻的吹过小院,他俩相互偎依在一处,对着泰的诗集、阳光洒满你的脸庞,她微微的闭上眼睛,微风一次次的抚起她的长头发,在他的阅读声里她沉沉的睡着像个婴儿。

“你会用空隙来想念我,可我却没用一生来等待你,你要我永远别怕,你不在了,我怕、我好怕,怕我满满一生的重量也填补不了你偶尔的空隙。

春天花开的季节这是你离开的整整八年又三天,我无法走近任何人,也不可能融化掉任何关于他们在一起时的点滴岁月。

他走的时候,大气聚然变冷、空气变的异常稀薄。

有时候,一个转身轻而易会断送所用的悲欢离歌。


9


背弃自己的意愿逃到另一个城市匆匆的结了婚。

她用不易被人察觉的伤痛找到自己的坐标,在白日里坚硬如石地应付自己的笑意,夜晚柔软的伏在空洞的黑暗中,万劫不复,一次又一次陷落。

时光不断的流失,温暖无法永恒的停驻。

“世界上有爱者,也有被爱者” 可她只做被爱者,其实何尝她不是深爱者?

爱在他离开的那的夜晚被恒久的冻结,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人。

爱,就是被宠坏,失去,才知道原来爱来过。

时光不断的流失,温暖无法永恒的停驻。

“世界上有爱者,也有被爱者” 可她只做被爱者!


10


清晨醒来,她看见阳光下漂浮着的尘土,这是红尘,凡尘中夹杂着太多的尘世欠来欠去的落寂,流淌着你来我往孰重孰轻的比对。

侧身回望。她和他依恋的窗口,那里已没有风景。他的了无痕迹也许是一种释放,但她已经习惯匍匐在潮湿的地面上阴冷潮湿想起他,责怪自己。

轻轻的擦拭着桌上的尘土,遥远的空灵,从心底汩汩地渗透漂浮在头顶上空。

仿佛又看见炊烟的袅袅,轻盈、娇柔、飘散在他们一起走着的巷子,传到她想念他就像炊烟般的虚无的记忆里。

飘散一地的灰尘,她轻轻的扫去,看见他在地板上任性地坐下去,她也就那样任性的陪着: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两个人一起笑笑,然后他奈地拍她的头,她用拳头重重的敲打他的背,这是他们和解的方式。


11


他是她的深渊,她一直避免想起他,但是她永远掉进了这个深渊,万念俱灰。

真正的爱情,谁也抓不住,甜美的梦的光辉,在梦的悲哀中已心碎,曾经的明亮太过于微弱,这个尘世又过于强大,他和她都过于自尊,但同时容易自卑。在自我纠结完成自我切割。

如果能理解和容忍也许会和平共处。也许世界不是一片凄楚。

早知道,何必!他走得太快太急了,未能等到她反省。悔悟。做到。


尾声:


悠长的巷子里飘着缕缕炊烟,轻悠、绵长。

她站在有风的路口,向里回望。

看见他在阳光下有灵动深邃的凝望,略带忧伤,有未了的遗憾。

巷子里的风中飘过炊烟,她转身。

风中飘过炊烟依旧在巷子回荡......是否会在红尘中带走过于偏执的过往?


  初稿于06年西安 改于2017年


这好似不述说爱与情,仅此而已!



金鸡报晓文之声 闪亮思想晖之星“心灵魂杯”

大众征文活动启事(点击查看详情)

作者作品推荐:


许相守 永不弃

我是风的孩子

生命枝叶

荷不言 莲子有心

梦一样的柔波

生命的质感

我是一片云

岁月悠悠一粒沙

摇曳生梦 静待风吹

某年某月夜色阑珊

独自啜饮 黄沙清冽

时光无惧凉薄